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北仑做的好的人流在哪家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18 08:13:12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北仑做的好的人流在哪家医院,奉化人流做好的医院,慈溪看妇科去哪家医院,慈溪哪个医院可以做人流,余姚哪里有无痛人流医院,奉化可视人流术,舟山超导可视无痛人流费用

原标题:北京医改满两月 市卫计委释疑跨科开药等四大热点问题

自2017年4月8日北京市正式实施医药分开综合改革至今,已两月有余。我们不难发现,在改革的路途中,总有些许的问题伴随其中。在医改的这两个多月里,北京市3600多家参与医改的医疗机构总体运行平稳有序,符合预期。近日,记者从北京市卫计委获悉,针对目前患者反映的跨科开药、就诊时长、复诊还需再挂号等一系列大家较为关心的就诊问题,北京市卫计委做出回应。

疑惑1:

“跨科开药”到底可跨哪些科?

医生可“酌情跨科开药”如何酌情?

此前,有患者反映在大医院就诊时向医生申请跨科开药遭到拒绝。此外,部分老年患者同时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等多种慢性病,需长期服药,但需要挂多个号才能开齐药的问题也成困扰。为此,今年4月下旬,北京市卫计委出台文件——满足病情稳定等条件,专科医师可酌情跨科开药。

文件中提及的“酌情跨科开药”究竟如何酌情?哪些药可跨科开?那些药不能跨科开?6月10日,北京市卫计委再次对医生“跨科开药”进行回应,回应中首次对“跨科”所涉及到的“跨度”进行解读——北京市卫计委明确,医生不能跨大科开药,只允许跨小科开药。

北京市卫计委医政医管处副处长刘颖介绍,作为医生都有执业范围,要依法执业,临床、口腔、公共卫生和中医这四大块,不能互相跨科。所谓“跨大科”,即临床包含的内科、外科、妇产科、儿科、眼科、耳鼻喉科等18个大科室,是不能互相跨科开药的。此外,从督导、检查的角度来说,是不允许医生跨大科开药的。所谓“跨小科”,即不同大科下的小科之间可酌情跨科开药。

说到这里,刘颖举了个例子,“在内科范围内,糖尿病患者想开点高血压的药,原则上来讲是不破坏规矩的,可以允许跨科开药。因为这两种疾病很多机理一致,也经常同时出现在慢病患者中。”为此,北京市出台了有关跨科开药的相关补充规定。规定中指出,跨科开药须满足以下条件:首先,医生必须先将自己科的病人看好;其次,在医院系统里要能够查到对应专科医生的开药记录;最后,接诊医生要能够判断患者的病情平稳。

“在满足这三个前提条件的情况下,在保证质量和安全的前提下,接诊医生可以按之前专科医生的开药记录,给患者开出相同剂量和剂型的药,这也是对患者负责任的规定。”刘颖表示,对于接诊医生能否判断患者病情是否稳定,取决于接诊医生的能力和水平,“有些高年资的医生确实可以判断,但一些低年资的医生可能就不能判断。”因此,究竟能不能跨小科开药,由接诊的医生做出判断。

此外,北京市卫计委提倡有学科基础的大医院可以开设老年病综合门诊,解决多次挂号、跨科开药的问题。

疑惑2:

复诊时是否还需要再挂号?

如何避免“为开化验单而挂个号”?

对于诸多慢性病患者而言,复诊需不需挂号、复查开化验单要不要再重新挂号等问题也成为“老病号”的烦心事儿。“我的病每个月都要复查一次,在每个月的复查前,我都要先去医院挂个号,就为了开一张化验单先把该化验的提前做好,等化验结果出来以后我就能挂号直接让医生给我看病了。”月复一月,对于患有轻微肝损伤的刘女士来说,每个月为开一张化验单而花费最少60元让她感到有些烦忧。“以前挂号也就几块钱,觉得再挂一个号开张化验单也没什么。现在医事服务费最低也要60元,这样再单独挂号去开一张化验单,就感觉开销有些大。”

疑惑3:

医院故意“少开药多挂号”?

根据部分患者反映,虽然药费降了,但医生开出的药量比以前少了,导致挂号次数增加。“同样的药量以前挂一次号就能开完,现在需要多次挂号。”说到“少开药多挂号”,患者王阿姨向记者表达自己的困惑,难道这是医院为了让大家多挂号而故意为之?

对于患者质疑医院故意“少开药多挂号”的问题,刘颖表示,不希望医疗机构因为改革改变医疗习惯,“原来给患者开一个月的药,但医改后却变成了两周的药,如果真是发现了这样或类似的问题,就要核查、处理。”刘颖说,但若是患者因为医事服务费增加而要求医生多开药,则是不合理诉求,管理部门会支持医生的决定。

疑惑4:

医事服务费提高看病时间却太短?

说到看病时间长短的问题,刘女士再次苦不堪言:“半年前我查出患有轻微肝损伤,并伴有轻度脂肪肝,为了了解病因,我先后来到两所三甲医院咨询,都是挂了专家号,想多了解一下自己为什么得了这个病,患病后我应该注意些什么等问题。”刘女士告诉记者,其中一家医院的医生很详细地解答了患病的原因和注意事项。“后来我自己也在网上查了相关资料,虽说患上肝损伤的病因多种多样,医生无法明确诊断出我的病因,但我本着多了解一点是一点的心态,又到了另一家医院咨询,可碰到接诊的大夫态度却非常敷衍。”刘女士说,当天接诊的医生声称“自己没时间解答那么多疑问”、“还有很多病人要看,自己去百度”等就草草把刘女士打发了。“从我进诊室到出诊室,一共不超过5分钟。”

对于刘女士遇到的情况,曾在北京某大医院看过心脏内科的张大爷也表示自己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我第一次来看病的时候,花了100元专门挂了个专家号,就是想让医生给我出个治疗方案,结果从我进门到出门,最多5分钟,期间医生也只草草地问了我几句情况就让我做手术放心脏起搏器。我今年已经81岁了,担心做手术会有风险,还主动问了他会不会有危险。我觉得,作为一个心脏内科的专家,没有主动考虑患者的年龄就建议做手术,也不知道这样的建议该听还是不该听?”张大爷说,期间自己几度想问点关于病情的问题和注意事项,都被医生打断了。

我们不难发现,北京大医院集中,专家多并且技术过硬,来大医院看病的患者络绎不绝,像刘女士和张大爷这样的“流水式看病”时有发生。时值北京实施医改已满两月,“专家号”热度有所降低。其中,副主任医师就诊人次下降9.3%,主任医师就诊人次下降20.8%,知名专家就诊人次下降14.8%。

对此,北京市卫计委表示,在门诊量有所下降的情况下,建议医生能够相应延长单个患者的接诊时间,使病人能感受到医生提供的医疗服务。“医疗服务的真正意义,就是患者与医生之间的交流和医生对病情的建议,而不单单只是体现在开了几张处方、做了几次检查、买了多少药上面。”刘颖这样告诉记者,希望医生能够给病人带来更多的健康教育和健康指导。同时,北京市卫计委表示,也希望通过医改能够逐步实现医生能够规范地有尊严地提供医疗服务。

针对“就诊时长”的问题,刘颖介绍,由于各科特点不一致,无法按照统一的时长去规定医生给每个病人的看病时间,但建议有条件的医疗机构可按照各科室的特点“量身定制”合理的接诊时长。“比如心理科、精神科等,就需要将接诊时间规定的长一些,而皮肤科或普通感冒等,看一个病人的时间可能也就3-5分钟。”刘颖表示,因为患者无法理性判断自己的病情,所以诊治结果和医生水平不能仅仅参考接诊时间,“因此,我们建议医院制定出的是一个平均时长,也是希望通过接诊参考时长的制定,能够使患者和医生进行更详细的交流。”来源大众网)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慈溪做人流费用多少钱